摄影师受骗河北 洗脑9天后跳墙逃生

2018-06-20 14:40 来源: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在北京工作的自由摄影师王一同(化名)近日被传销组织巧言欺骗到河北高碑店,遭到非法关押和疯狂洗脑长达9天,直到9月10日才瞅准机会爬墙逃走。记者调查后发现,虽然当地声称严厉打击传销组织,但仍有多人被骗至高碑店、霸州,特别是摄影师、摄像师和化妆人员,而且骗术手法类似、洗脑手段如出一辙,比如都强调感恩教育造成自卑负罪感。

王一同在北京从事摄影工作有5年之久,8月底接到自称某公司(“世纪博湾公司”)市场部营销人员的电话说,高碑店将举行一次服装展览活动,聘任其担任专职摄影师,为期十天。王一同在利用网络搜索后发现的确有该公司存在,而且感觉对方对摄影专业术语也比较了解,因此于9月2日乘火车于傍晚6点40分左右到达高碑店,但是没有想到却落入了传销团伙的手中。

他在火车站遇到了前来接待的一男一女,其中女的比较年轻,穿着也比较时尚。两人首先劝说他先到一家肯德基聊天,然后带着他附近东转西转,一直磨蹭到晚上10点钟才将他带到位于一座胡同深处的民房内。王一同回忆说,在肯德基时,接待她的女孩就软磨硬泡想听他手机中的歌,之后快到传销团伙窝点时以再听某首歌为由拿走了手机,导致他发现被困后无法与外界联络。

他首先被告知展览活动已经取消,然后被带到一座灯光昏暗的小屋内面见“老大”。这名男子高坐在房屋中间,有四名女子分布左右为其按摩。“老大”的手下厉声问王一同是否会用手枪,逼迫他吞下一种白色粉末,告诉他晚上一起去抢劫银行,还命令他写遗书以及挑选一名自己喜欢的女孩。被逼无奈,王一同按照要求写下了生平第一份遗书,说明如果死后将把银行存款汇给家人。在经历一番恐吓之后,“老大”突然改口说这只是一场戏,他们做的实际上是发大财的正经生意,销售一种自称是“香港宏升科技有限公司”开发的净水机。

当晚,王一同就被带到了一座房间内,墙上窗户早被封死并且糊上了纸。里面的条件极其简陋,只有一张通铺,铺着肮脏的薄毯子,每个人睡觉的位置宽约40厘米,完全就是人挨着人,而且头部朝着门口以防逃跑。在第一晚,看守的人不允许王一同上厕所,只是给了他一个塑料瓶小便。由于担惊受怕,这天晚上他几乎没有怎么睡着。

天亮后王一同才看清了这座房屋的布局。房子坐北朝南,有一个小院子,三间房屋。主房有三个房间,分别是男寝、女寝和中间一个厅。另外一间房子包括了厕所和厨房,还有一间房子包括一个单人房和洗漱处。房子的墙比较高,上面堆了砖块,房子大门紧闭,有两根较粗的木头顶住大门。

在这个传销组织的第一天,王一同更多是学习各种严格的规矩。他们住的地方要称为“家”,学员分为几个层次,像他这样刚刚被骗进来的叫“哥哥”,女的叫“姐姐”,都由“师傅”带领。即便是上厕所,也必须有“师傅”在场。培训的过程叫“考察”,经过洗脑“考察成功”的成员被称为“老板”。这里的吃饭叫“上山”, 每个人用的饭碗也不一样,比如被称作“(领)导”的用黄色金属碗,“老板”用不锈钢碗,新入伙的用绿碗。饭桌就是一块床板,大家坐在矮凳子上,围坐四周。筷子要放在饭碗靠右三分之一处,吃饭时候要眼睛要看着领导讲话,要表现得如有所思,要回答提问,并且积极的回应,主要是一些吹捧赞扬的话。饭菜极简单,主要是馒头、土豆和白菜,用传销组织的话来说这叫“磨练意志”。

吃饭之后,就开始正式的训练课程,“导”和“老板”都会讲,几乎每个人都能讲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用王一同的话就是他们“口才极佳,说话有气势,滔滔不绝”。但是内容大同小异,无非是业务发展很快,每天都有新人加入。在这个时候,“导”通常会接个电话,几乎每次都要重复这样的话“手机一响、黄金万两, oh yeah。”在这之后,就是打扑克、做游戏以及穿插之中的互相吹牛和肉麻奉承。训练经常包括角色扮演,将成员分为两派,一派极力赞扬王一同,一派会拼命贬低他,而这个时候“师傅”总要出来为王一同说话,从而培养好感和效忠。更有甚者,“师傅”会帮助王一同洗脚,然后表达自己的信任,鼓励他放下心中疑虑,投入到“钱途光明”的传销业中。此外,培训的课程还包括如何逃避警察追问,比如遇上警察来了要抱头蹲下,只告诉名字、身份证号和家庭住址,其他一概不知道,更不要告诉警察上了几天培训课以及“老大”是谁等。

这里的生活高度强调纪律和整齐划一。比如,每次跟领导握手的方位也有着明确要求,时间不能超过三秒,而且在介绍自己时必须一字不差地重复同样的句式:我叫某某某,来自某地,是优秀业务师。所有的人进屋需要敲门,等着里面人答应之后再进入房间内,并且要说“大家,辛苦了”。每隔几天都会有其它一些头目来此“串访”,这个时候所有的学员要排队介绍自己,同样句式的介绍方式、同样的握手方式。

王一同说,这里没有任何的个人自由,一举一动都会有人跟踪控制。手机全部被拿走,回复短信或者接听电话都要经过审核。更让王一同崩溃的是,这里的人几乎每天都处在亢奋状态,比如见到某个领导时显得非常激动,鼓掌有时候要四五遍,眼睛似乎喷着火一样。培训课讲述所谓“市场背景学”、“市场倍增学”,最常用的例子就是某个洋餐品牌。这个时候,每个成员都被要求谈论心得和体会,而其他人则跟着声嘶力竭地齐声附和,洋溢在一种癫狂状态。

由于王一同最初对各种规矩都比较顺从,因此第三天就被带着第一次走出了大门。两名男子在左右跟着,前面是另一名男子探路。但没有走到胡同口就又被带了回去。而这个时候,王一同就被要求跟大家分享经验,其他人则表现出一种惊喜和佩服。在讲故事的环节,成员要表现得很好奇和好问。而这个时候,总是会有人对故事进行演绎,让你相信一定能够赚到钱。

在此后的培训中,王一同了解到该机构的传销级别设置。他们宣称的净水机每套售价是4388元,买出1-2套是客户,2-4套是高级客户,10-64套是经销商,65-392套是经理,395套以上则被称为是总经理。为了鼓励成员发展下线,“导”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秦桧再坏都有另外两个人支持,每个人都可以找到至少两个朋友,实在不行可以叫自己的父母,每年赚几十万不成问题。“导”还不断为大家描绘诱人的前景,比如给你3万元必须在两天内花完以及要购买海景房等。

据王一同观察,这个“家”中有20名成员,就在他被困期间又有两名化妆师被骗到这里,也有的是被亲戚朋友欺骗来的,而且有一些年龄非常小,其中一个是94年出生的。不过,这个组织并没有打骂学员,而且宣称自己除了偶尔扰民之外完全合法。让他异常疲惫的时候,每天都在非常密集的安排培训和谈话,不断有人对他进行声情并茂的感恩教育,让他觉得自己亏欠父母很多,应该尽快挣大钱报答家庭。每天的生活除了这些,这个团伙还安排大家唱歌、做操,最经常得就是打着手语合着小虎队的歌曲《爱》表演。

“那种环境你没法不做,因为所有的都会跟着批评你,利用一种群情激奋的集体压力摧毁个人想法。我真的是被憋坏了,所以才跟我的那个师傅打架,后来才不顾一切跳墙,现在想起来都有点后怕。”王一同说。

这个传销团伙还有一个活动叫“爬山“,就是早上三四点就起床,拉到一个建筑空地举行某种仪式,一般是某位传销头目晋级。

“天黑漆漆的,没有电灯,有人拿着手电筒照着一张激动的面孔,他讲述自己的成功故事,下面的人则几乎疯狂地鼓掌、喊着口号,时不时有人会大喊‘好’。”

在经历了跟自己的师傅打架事件后,这个团伙的头目似乎对改造王一同失去了兴趣。9月10日这天,院子里人比较少,王一同坐在靠门口的椅子上假装闭眼休息。瞅准时机,他立即飞奔出屋,踩着废旧暖气管爬上了墙,然后顺墙又跑上屋顶,翻过了几户人家后,跳入一家人院子中夺门而逃。刚开始,他逃进一家饭店求救,但饭店让他赶紧走。之后他又东拐西拐地进入一家药店,恳求药店的人拨打110报警,而他则躲藏在药店的角落不敢出声。不久,警察赶来,而这个时候有两名传销团伙的人也在大街上四处张望寻找王一同。

王一同告诉警察说,那两个人就是传销团伙的,但警察只是告诉他不要怕就把他带到了高碑店团结路派出所。在做了简单问询之后,警方又带他到回到被关押的房屋,这个时候已经是人去楼空,所幸还找回了自己的钱包和身份证等。警方把房屋的玻璃打碎,把现场的两三个吹风机和一卷未开箱的卫生纸拿走。事后,记者打电话咨询相关情况,团结路派出所表示,已经把这个组织到捣毁了,是做空房子,没有找到人。

回顾这场经历,王一同说,传销组织的手法就是用一种高度统一的规范约束成员的行为,不停地声嘶力竭地宣讲、互相吹捧,并且利用所谓的感恩教育造成成员的高度自卑心里,并且告诉他们出人头地的方式就是跟着他们一起挣大钱。

不过,令王一同遗憾的是,他相信当地是知道这些传销组织存在的,每天播放音乐做操以及喊口号声音都很大,不会有人不知道的,旁边就是居民区,甚至卖馒头的都会问“今天买的馒头多,又来人了吧。”而且传销团伙也说,高碑店从事传销的人有七八万,这对当地经济是巨大的帮助。

   专家意见

   民间公益组织中国传销举报中心对记者表示,除了高碑店之外,河北的霸州、定州市和固安县都有传销团伙在活动,一些团伙除了在网络上拉帮入伙之外,还会到北京一些业余演员集散地发名片和招聘信息,其中他们帮助解救的女孩就被骗到霸州长达10天。

   专家说,受骗的对象主要包括北漂演员、化妆师等,年龄普遍比较年轻,一旦被骗到当地就失去人身自由。他还指出,河北是“北派”传销比较猖獗的地区,基本的模式是“吃大锅饭睡地铺,集中上大课,以及投资金额3000元左右” 以软控制为主,也就是通过亲戚朋友骗入团伙中,也有限制人身自由的非法拘禁。“南派”传销则以广西为代表,打着连锁销售、资本运作的旗号,特点是年龄比较大, 30-50岁独立经济能力为主,投资金额比较高,在3800元到69800不等,成员吃住条件比较好,甚至参与的是“三高”人员,也就是高学历、高智商、高收入群体。他们通过串门喝茶方式组织活动,更有迷惑性和欺骗性。

  专家认为导致传销团伙猖獗的原因主要有四个。首先是地方政府不重视,没有很好地落实《禁止传销条例》等法律法规。其次是取证难,有些传销人员被洗脑之后执迷不悟,不会配合取证或指控躲到幕后遥控指挥的主使。再次是传销团伙一般是欺骗外地人,对活动所在地还有好处,当地老百姓甚至欢迎传销,并通过出租房屋等获利。另外,就是对传销的打击方式停留在面上,比如通过运动式的驱赶,而不是严格出租房屋的管理和打击传销团伙头目。

   不过,高碑店市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民警闫海军表示,高碑店传销活动最猖獗的是在2008到2009年期间,但是随着广西打击传销力度的增加,高碑店地区的传销规模“最近有点多,”但不会达到七八万人做传销的规模。他还表示,正常情况下居民出租房屋应该登记以便于打击传销活动,但是有一些百姓会通过各种渠道出租房屋给非法住户,这也导致了打击传销活动的难度。高碑店工商局负责打击传销工作的官员表示,高碑店在最近几年的打击传销活动中已经抓获总共八九十人,工商局也在利用电视台等手段宣传传销的危害。

   香港中文大学心理系助理教授张学新表示,传销里包含了非常多的技巧,注重感恩教育,给成员一个心理动机去美化其从事的传销活动。

   “一方面是隔绝外界的信息输入,保证人只能听到一面之词,从而减少对抗性思维;一方面是用强制性的行动来影响其对传销的态度:当一个人发现自己反复、认真做一件事,说某些话的时候,尽管起初他明知自己是假装的,最后也开始相信自己的行为、言语的真诚性,并对之持积极、肯定的态度。”

   他指出,心理学中关于情绪的研究发现,一个人做出开心的样子,慢慢会感觉开心,做出悲伤的样子,慢慢会感觉悲伤。所以,传销头目通过开始训练成员的行为,到达驯服其心理的目的。

   此外,最重要的方面是一个从众心理,人的很多行为、态度、动机、观点、思想都是受到周围人巨大的影响,所以一群开始不相信传销的人放在一起后让他们做出各种相信、支持传销的举动,彼此无法体会别人的想法,那么他们就都以为别人说的、 做的就是他们内心的想法。结果就是,“既然这么多人,或我周围所有的人都这么想,我不这么想肯定是有问题了,是错了”。

   张学新认为,一些普通老百姓面临极大的心理压力,在一种被轻蔑、被瞧不起的状态下生活,存在较强的自卑心理。而在传销组织中得到虚伪的“大家互相尊重、互相平等,目标一致”等印象,得到周围人的肯定、尊重,感到了解脱和快乐,对其甘心被洗脑是一个巨大的推动力,比如总有“师傅”来 肯定传销团伙的成员提供心理依靠。洗脑的很多核心做法都是跟邪教一样的,以从心底里压倒其成员的反抗意识,控制其理智。张学新还呼吁,国家应该组织作家、导演和演员拍一部传销的电影,以这种具有巨大社会影响力的媒体方式去教育民众。
反传销举报中心www.110cx.com,由反传销专家胡燕桥创办,主要作用于认知传销、预防传销、打击传销、传销举报资料受理、传销寻人,传销解救,传销揭秘。南派传销的思想控制,如:1040阳光工程、连锁经营(连锁销售)、商务商会资本运作、配合公安机关打击等,全年无假日救助。
办公电话027 85369896
 

 

编辑【admin】

上一篇:传销日记曝光招术:血可流 皮鞋不能没有油

下一篇:山东小伙误进徐州传销(网络营销)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