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田家川陷入随州传销的惨痛经历

2018-08-15 21:45 来源:网络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演员田家川陷入随州传销的惨痛经历

        大家好,我是国内18线演员田家川,也是在传销窝点待了29天的受害者田家川。
 
        近日来我被人害进传销组织的新闻和视频已经开始慢慢发酵。大家也有很多疑问和来自于各方面的网络喷子的各种喷。今天我和大家说明一些具体情况。
 
        首先,传销窝点的小头目拿着我的手机把我微信好友全部扫了一遍,  并过滤掉了传销组织不要的人,  例如26岁以上的不要(年龄大了洗脑不容易)  结过婚的不要(人丢了家人会找),事业单位的不要(单位会找),有贷款的不要(目的是要你的钱,如果有贷款还不上银行会找),有明显地方纹身的不要(因为有明显的人在传销会让新骗回来的觉得这里面是黑社会..他们说的我不知道真的假的..)。当看到女化妆师(小叶)的微信时,翻她的朋友圈发现年龄与各方面符合,并且因为我们做影视行业的特殊性经常出差也很正常,小头目与其聊天将其骗至湖北随州,整个过程我都没有参与,  但我真的是深感内疚并且十分感谢,  因为没有她我也永远不会重见天日。我最初的设想是等小叶来了之后会让我去接她带她逛逛然后晚上去另一个传销窝点,  这之间我想办法砸街边的一家店招来警察从而逃跑。结果传销“领导”以我的经验不足安排了骗我去随州的张超翔(河南平顶山人) ,王静(河南平顶山人)去接她,并要求我给小叶打电话说我在开会我的同事去接你(打电话时旁边有5-6人看着我。我当时真的是无能为力)我被救出后也提出第一-时间要去救小叶。关于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拿到手机了为什么不直接发定位?在传销组织禁止使用苹果手机和三星手机,  因为说能查到定位,我以我的微信密码不知道是什么保留了自己的手机,但是手机卡被拔出,  每天只能连热点。苹果账号被强制退出,  定位也被关了。  如果我把定位开启,  发出精准位置信息,我所有的定位都会刷新,他们每天都会查看手机,非常容易就会发现,包括不能发微信就是因为发出之后删除信息微信聊天界面的位置也会向上移动,我实在不敢赌。而且在我发求救信号的期间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人盯着我,我都是趁其不注意发出信号的。
 
        关于很多人问我,传销真的这么可怕吗?我看电视上新闻上都没你说的这么吓人啊?而事实就是我在被关的第8天被人扇了30多巴掌,灌了我15斤水,想吐了给我找了个盆让我吐,  然后接着灌我水,喝了吐,吐了喝,之后又以不顺眼把我留了三年半的胡子刮了,本来想剪我头发没有推子便作罢。第9天三个人(赵凯,黑龙江大庆人;高旭阳,河南平顶山汝州人;汪凯凯,河南周口人;  赵凯作为头目跑了,高与汪已被拘留)  差点杀了我,  把我头按在水盆里我把水盆弄翻了,  后来找来水桶,把我的头按在水桶里,  我当时真的已经不知道了、怎么把水桶弄翻的我都没有意识了,用皮带把我的手绑在背后,  开水浇我全身,踢我的脸踹我的裆,  赵凯整个人踩着我的脖子,我当时已经呼吸不上来了,甚至意识开始模糊,  他才作罢,把我的项链踩断了又拿着我的项链勒我的脖子,高与汪一边按着我不让我动一边暴打我,我当时,被人打的满脸血,右脸和眼睛被踢肿了,手也被绑肿了,  肋骨被打的疼到我写下这段话,当时打了我将近两个小时,并逼问我要不要留下来,  要不要投资。因为快死掉了,我才妥协,  我想活着。所以你们还认为传销没有那么可怕吗?
 
        至于我被救出后的表情和状态。当天晚上记者和我家人在楼下蹲点的时候我已经知道了,窝点内的窗户是封住的,而门是两道门并从里面直接反锁的,如果我出声呼救,我也足够相信在破门前五个人(不算上被救出的男孩胡)就能把我打死了。当天警察破门之前。小头目高旭阳还在洗脑说考察行业的时候到了,  大家要冷静,到派出所了什么都不要说,  等从派出所出来了到湖北随州神农公园门口就会有传销组织的人接大家回去。当时我还在配合演戏,并且提出反正警察要进来了,大家把冰箱里面的啤酒喝了吧,  结果大家竟然一直觉得可以,  然后把冰箱里面的五瓶啤酒喝了e然后按照要求好好躺在那。后来警察进门的时候我父亲,上来抱着我我确定不知道我父亲也来了,但是按照之前的计划是不告诉随州警方是我主动发出求救信号报警的,所以我一直在装作一脸懵逼,并且视频也也有我一个在使眼色的镜头,后来我也问能不能相信警察。之后确定了才说了很多实情。
 
        我7月5日被骗进传销,骗我来张超翔是我之前的同事,  并且合作过多次还有很多共同好友,我到随州之后先带我吃饭后带我去所谓的拍摄地点看景,因为告诉我有夜戏,一直看到晚上八点左右,吃完饭带我去窝点,告诉我因为纪录片时间比较长,又是小剧组,租的房子省一一些经费,我便没有多想,然后直接按进去了。直到8月2日被救出我被关了整整29天的时间,我从143斤瘦到130斤,我大概6年都没有这么瘦过,  回来之后很多人第一反应认不出来,我也调侃说花了四万去减肥训练营了。
 
        其实我现在的心态各方面都比较好,但是这些经历和留下的阴影是不可磨灭且大家无法理解的,  因为真的太可怕了。
 
        新闻报道是我强烈要求不打马赛克实名播出,因为传销窝点的头目已让小叶带话给我说要来郑州弄死我,我想啊,实名播出让我明白清楚的把实情说出来,  让大家知道传销的可怕,我也不想让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情再次发生在别人身上了,让所有人知道这些事,传销窝点的犯罪分子真的来报复我,  我也死的明白不是?
 
        我很害怕报复,  但也不惧怕报复,  因为我相信国家相信政府相信警察以及新闻媒体的力量。我想要让更多的人知道传销的可怕与危害,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传销依然可怕的存在着。
 
        本以为传销离我们很远,但是其实就在我们的身边。但是请坚信正义也许会迟到,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 !
 
       反传销举报中心由反传销专家胡燕桥创办,主要作用于认知传销、预防传销、打击传销、传销举报、传销寻人传销解救传销揭秘南派传销的思想控制,如:1040阳光工程、连锁经营(连锁销售)、商务商会资本运作、配合公安机关打击等,全年无假日反洗脑劝说救助。
办公电话027 85369896
反传销老师电话:13720321959    QQ:591387026
田家川
2018年8月10日  
 

编辑【admin】

上一篇:90演员误入随州传销,差点死亡

下一篇:误入传销的惊魂八天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