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入传销的惊魂八天

2018-10-16 13:29 来源:原创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从事反传工作以来,总会有朋友提到自己的受骗经历,他们因为各种原因被骗入传销,经受过了传销组织的反复洗脑劝说,甚至遭到非法拘禁遭受毒打虐待。
最后有少数人逃出生天,使用的办法多种多样,也对身心带来了很大的伤害,有很多朋友向我们提供相关资料,讲述自己的故事,希望能为反传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避免更多的人受骗。下面是一名受害者的自述:



        2018年10月2号上午,我从学校出发踏上了前往陕西宝鸡的火车,没想到这一去便是长达八天的煎熬。

       经过了长达22小时的车程,我到达了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地方——宝鸡,还记得到达时间是10月3日的早上9:20。原本计划是晚上就出发去下一个目的地,奈何问朋友借的钱还没有转过来,没钱买票,我只得在宝鸡车站附近闲逛了一天,准备晚上找一个24小时营业的店子落脚,但是一直没有找到。
         
       北方初秋的天气很冷,早上和晚上的温度只有几度,因为从南方过来的,没有准备冬衣,我冷的实在受不了,但是没有足够的钱住旅社。
正当我一筹莫展的时候,过来一个二十几岁的男性问我:“兄弟住宿吗?民宿环境不太好,但是便宜,一晚上只要30块钱。”雪中送炭,晚上还能好好睡个安稳觉,就跟着他去了。


        大概走了十来分钟,感觉有点偏僻,我有点担心。他告诉我因为地方有点偏,环境不太好,价格才会比较便宜。想想也是,没怀疑什么就跟着上了楼。这是一个比较老旧的楼房,具体位置也不太清楚,但是我只记得后面有一座大山,后来我知道那是金台山。
文中提到的金台山在宝鸡火车站正后方
 
       来到五楼,他打开左手边的房门,我先进入房间,他跟进来把门关上,利落的反锁上房门。我当时急着安置行李,准备睡觉,也没多想。后来从房里卫生间走出两个男人,让我去另外一个房间,我就知道情况不对,我心里是万分不情愿进去的,但是他们人多势众,以一敌三我毫无胜算,好汉不吃眼前亏,只得顺从。

       房间不大,给我第一感觉就是光线昏暗,里面有一张床,一个床头柜和一个小桌子。里面有三个人,一个女的坐在床上,叫我进去的两个男的,一个坐在床上,一个坐在床头柜上。三个人年龄都不大,大概在二十五岁左右。当我还在观察环境的时候,坐在床上的女的喊我拍拍床示意让我过去在她旁边坐下,然后和我聊天。她自称来自江西,问我是哪里人,是上学还是工作,什么学历等一些问题,她告诉我自己也上过大学,当时学的是护理专业,毕业后当过几年护士。

       乱七八糟聊了一会,突然话锋一转和我说现在有一番大事业需要我去考察一下。当时我一听就想到两个字——传销。本来还强自镇定的心开始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我起身告诉她们我要去上厕所,打算在厕所打电话报警。可是他们不让我去,还对我说,以前有一个帅哥(刚去的新人他们称呼为帅哥,我也不例外)就是去厕所的时候向他爸爸发信息求救,告诉自己进传销了,结果他爸爸正好在开车,不小心撞死了。看看另外两个男人的脸色不太好,我就没有坚持。

       她对我提出了三个要求,第一:考察期间手机交由他们保管。第二:考察期间不允许外出。第三个是什么我忘记了。等她说完,那两个男的就把我的行李拿出来翻了一遍,检查完了就把我带到另外一个房间。

       这个房间比较大,地上铺满了垫子。地上坐着五六个人,都是男的。我走了进去,里面的人告诉我,在房间不准大声说话,不允许站着,坐着要把腿盘起来,腿不允许伸直。我坐下之后,有两个人拉着我聊天,其他人围在一旁打牌。两个人特别能说,和我说他们小时候的事情,打工的故事,我完全不感兴趣,只是很随意的敷衍应和几句。他们很不满意,指责我不会尊重人,没有大学生该有的素质。没办法,双腿酸麻的我只得打起点精神应付。

       聊了一会,他们喊我吃饭,我以为终于能有椅子坐着了,没想到他们拿一张桌布铺在地上,盘着腿坐在地上吃。吃饭的时候有人唱歌讲笑话,唱的歌都还正常,但是讲的笑话都是一些黄段子,而且在之后每次吃饭的时候都会讲的黄段子,让我很不适应。

       每次吃饭前后一开始和我聊天的那个女人都会陪我聊天。他们都叫她玉姐,名字叫做李碧玉,在公司职位是主任,而这个公司名叫某生物制品有限公司(后来我查证后发现他们是假借公司的名号进行的非法活动),是买化妆品的。

       以后几天上午都是上课,下午就会有其他寝室的所谓领导来陪我们聊天。10月4号来的是华哥,名叫陈建华。他很凶,我稍不配合就揪着我的头发踢了我几脚,还把水杯甩在我脸上,逼我拼命喝水让我憋尿让我屈服。5号是飞姐和郑导,她们都来自贵州,她们很认真的讲课,十分温和。6号来的是洪哥,他告诉我来这里是当老板的(老板就是公司业务员的称呼,我进的第二个房间的人都是老板),他告诉我只要能加入公司最后都能拿到三百万。公司的普通员工工资都是千元打底,到达经理级别就是万元保底工资,保守工资可以达到六位数月薪。问我想不想加入。
我当时只能配合他们同意加入,他就告诉我,想加入必须申购公司的一套产品,价值2900元,问我有没有2900元。我心想已经开始骗钱了,告诉他我没有那么多钱,问他能不能借点钱给我投资。他说不行,因为是在为自己投资,和他们没关系,如果太容易得到就不会去珍惜,让我自己想办法去借。我只好答应。


       一连借了两天,撒了很多谎,10月8日我终于凑了3080元,多借到了180元。这些钱都是按照一开始房间那两个男的给我编造的理由借的,他们称呼这两个男的为老戴和校长。老戴很年轻,二十四五岁,成都人。校长快三十了,贵州人。校长逼问出密码拿走我的银行卡去银行提现,提现回来等“商务经理”来给我办理营业执照。下午来了一个胖胖的女人,拿出一张纸让我签字画押,然后恭喜我成为了一名老板。
校长告诉我他取了3000块钱,交了2900块,剩下的100块钱是买菜请他们吃饭庆祝我当上老总。一个大电饭锅煮了很多饭,晚上一伙人逼我拼命的吃,我吃了吐、吐了吃、吃了再吐、吐了再吃。


       我以为交了钱就没什么事了,没想到郑导又过来,问我三百万多不多。我说确实不多,一套房子一辆车基本就没了。她说对啊,我也觉得不多,但是为什么我会留在这里呢?我明白了,他们又要骗钱了,事情还没有结束。

       第二天,也就是9号。上午没上课,玉姐把我叫过去和我说,一个2900元回报就是300万,问我想要几个?我说我不是特别有上进心的人,够用就好,600万就行了。她当时脸色就很难看,一整天他们都在“开导”我,人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不能压制自己内心的欲望,你这样做是不是担心被骗钱等等。我说,确实够用就好,羊多了,狼就来了(他们把一个300万元比喻成一只羊)。

       晚上老戴喊我过去谈话,这时“领导”回来了(“领导”除了吃饭睡觉一天到晚都在外面,用他们的话说就是在外面搞消费),和老戴说了一句,不要他了!转过头和我说,一个就一个,给你三天时间,我只看结果。说完让我回房间,但是老戴和校长一直不死心,劝我继续投入。我考虑是不是要配合一下,被他们拘禁这么长时间,知道他们的手段,免得他们恼羞成怒对我进行殴打虐待。

       晚上我告诉老戴我要买十个,他本来是面无表情的,听我说完瞬间就喜上眉梢了,马上带我去找玉姐,说明情况后我告诉他们我现在没有29000元,玉姐让我先去睡觉,她来帮我想办法。

       第二天凌晨四点多,老戴就叫我起床,还让我吃早饭,他们平常是不吃早饭的,而且客厅沙发上还坐着两个我不认识的人,正坐在那里吃饭。老戴把我的鞋子拿给我让我穿上,我知道我终于可以出去了,是不是可以找机会逃跑,但是凌晨四点多,大街上没什么人肯定跑不掉,就计划等回来的时候再逃跑。

       吃饭的时候有来了两个男青年,吃完我们六个人就出发了,两个人走前面,两个人走后面,一个搭着我的肩走中间,走了很久,我发现我们正在往山上走,我担心他们是不是要杀人灭口,但是要杀早就动手了,何必大费周章。

       那座山叫金台山,爬上山,我们到了一个很偏僻没什么人活动的地方,有一个用树枝搭着的小棚子,我们坐在里面,他们找树枝生起火,围坐和我聊天,期间我父母一直和我打电话,因为被他们控制,只敢报平安应付。一直到了早上七八点,他们告诉我要怎么做来骗家里人的钱,一直让我高抬腿折磨我,过了会让我打电话骗父母,我开车把一个孩子撞了,家属要我赔钱。他们一直配合我演戏,用音箱放小孩的哭声。

       打了好几个电话,我爸已经开始怀疑了,表示不会给我打钱。他们逼我说的话我也不愿与配合,在他们的逼迫下,我决定孤注一掷,把手机抢过来扔到山下。他们几个人围上来把我摁在地上(华哥在我们打电话的时候来的山上),我嘴里喊道:来啊,干掉我啊!我受够你们了!华哥捂着我的嘴巴不让我呼吸,后来我挣扎了两下,他们把我架起来,骂了我几句。华哥恶狠狠地说,你别想待在这了,我让你走你就必须走!
事情终于有了转机,我告诉他我走了,起身准备离开。华哥说要等他们安排好才能让我离开,几个人坐在山上发呆,吃完玉姐送来的午饭,他们一直陪着我耗到天黑,期间一直在劝我继续投资加入,告诉我就算我出去了也要一直背着传销的黑锅生活,等他们发财了我还是个穷光蛋,希望我能改变主意。


       到了晚上,洪哥带着两个人上了山,一人提着一根棍子威胁我,不加入就干掉我。但是我心里一点都不害怕,因为洪哥把我的小包带上了山,已经决定要放我走。我也明白,越到最后关头越要小心行事,我装作很害怕的样子配合他们演戏,威胁没有效果,他们说看你是个学生,给你个机会,三十分钟内借到1000块钱。给我手机,我开始四处借钱,借到后告诉我,过会我们把你送去西安,你从西安坐车回家,我们叫车送你过去,去的400块钱路费你出。然后给我算了一笔账,我在窝点待了七天,一天20块钱的生活费,一共140块,加在一起540块。

       他们去取现把钱拿到手,在山上等到大概十点半,他们押着我上了一辆出租车,我坐在后面中间的位置上,两个人夹着我。他们让我低着头睡觉,不准我抬头到处看。大概一个小时左右就让我下车,我觉得不对劲,他们告诉我这里是蔡家坡,我下车打了个的直奔车站离开。

       在里面待了这几天,我一直被他们拘禁在房间里面,手机,钱包全部被收走,无法与外界联系。每天的活动只能听从他们的安排,拿出他们的“营业执照”,断章取义歪曲领导人的讲话,不停的给我灌输他们行业的远大前景,怂恿我加入,稍有不从就施加暴力,威逼利诱凌辱虐待让我备受折磨。虽然我一开始就识破了他们是传销的本质,但是在他们给我洗脑的过程中我甚至有一丝的认同,在那样一个封闭的环境中,每个人和你说的都是同样的话,每天做同样的事,我想意志再坚定的人都会有些摇摆,幸运的是我能始终保持冷静与他们斗智斗勇才没有成为他们的一份子,有惊无险的回家。
 
反传销举报中心,由反传销专家胡燕桥创办,主要作用于认知传销、预防传销、打击传销、传销举报资料受理、北派传销寻人,传销解救,传销揭秘。南派传销的思想控制,如:1040阳光工程、连锁经营(连锁销售)、商务商会资本运作、配合公安机关打击等,全年无假日救助。
今日头条头条号关注“反传琥珀川”
办公电话☎027 85369896
反传销总群 463087316
反传销武汉群 272150288
反传销解救①群 211816442
 

编辑【胡老师】

上一篇:演员田家川陷入随州传销的惨痛经历

下一篇:北派传销特征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