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派传销——黑暗日子的痛

2018-11-22 09:28 来源:原创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来自网友的投稿:

4月6号一个自称汪老板的以开挖机的名义叫我来邵东,4月8号我从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坐飞机到达长沙,下飞机后我打车到了邵阳火车站,第二天(4月9号)坐火车到达邵东。

 

我一生之痛

到邵东站等了半个小时左右,邓某和另一个不知道名字的男人来接的我,带我到了出租房。

走到楼下时我有点察觉可能是传销,但我又想看看传销到底是怎么搞的,自信能够全身而退,所以就跟他们上楼了。

进门后看到四个人在打升级,他们热情的问:“你会玩儿不”,我说:“不会”。

然后我就跟他们一起斗地主,他们开始套我话,问我家庭情况,家庭成员,来过湖南没有?我知道他们的套路所以也一直没有讲真话,大概半个小时候后邓伟一边打牌一边语气平和的说:“兄弟给你说个事,说了你不要生气哦” “你说”“昨晚下雨,挖机被雷劈了,现在没得开了,现在你朋友在这儿看了个新兴的行业叫直销”。

我当时火气就上来了:“什么乱七八糟的,就是传销嘛!”

然后我直接站起来准备踹门逃跑,还没有走到门口就被按到在地,接着领导就进来了说:“兄弟,讲道理不?”我顺口说:“怎么不讲道理,讲!”领导说:“讲道理就好,我们都是讲道理的人,兄弟有时间没有?”我说“没时间!”

领导笑嘻嘻的说“知道什么人没时间吗”答曰“不知道”

“死人没时间,兄弟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当时由于我身边坐着十几个人,原本就有点害怕一听这话,心瞬间提到嗓子眼,顿了一下说“有时间。”

领导说:“有时间就好,无非就耽搁兄弟你几天时间,考察清楚,考察明白之后该干嘛干嘛,到时候我买张票送你走也可以。”

接着领导一边翻我手机一边问我家里情况,我和之前一样瞎编家里的情况,察觉到我说谎,几个人上来就是拳打脚踢,打过后他说:“兄弟我怎么感觉你一点都不真诚?”我反问道:“我怎么不真诚了?”领导拿着我的手机指着照片说:“你家里条件不好,你住这么好的房子,还经常跟朋友一起喝酒。”我只能沉默不说话。

网络图片

领导走之后我在哪里坐了近半个小时,然后开始上课,上完课之后吃饭,菜是包心菜,一大盆里就只有几片菜叶。我也没心思吃饭,一直在观察房间里的环境看看能不能想办法逃跑,环顾四周都是防盗门,防盗窗,还有几个人在监视我,我就放弃了。

管理严格

洗漱完后聊了二十分钟的天就睡觉了,趟在地铺上,想了下今天来的经过心里很后悔,当初为什么那么傻会被骗来,没进门之前就已经察觉是个坑了,还好奇心作祟想跳下来试试深浅,有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想法,跳进来才发现坑太深,已经出不去了,翻来覆去睡不着,大约十二点左右他们又叫我起来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

接下的几天每天上课,唱歌,不停的有人给我讲故事听,过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到第三天下午吃饭的时候感觉这样活着很累,越想越生气,我摔了碗语气平淡的说“我要回家,让我走”。我刚说完,里面的老业务员就给领导打电话报告我的情况。

我情绪很激动的闹着要走,他们上前把我按到在地,让我冷静,接着领导回来了,他们让我蹲着讲话,蹲了十来分钟,我说我要站起来,业务员大吼到:“领导让你蹲着你就乖乖蹲着,哪儿那么多要求!你拽什么拽,你以为这里还是成都啊,这里是湖南,是邵东,是龙你得给我盘着,更何况你还不是一条龙。”

我们口角上起了争执,十个人就拥上来轮流扇我耳光,踩脸,我就跟他们打起来,我受伤很严重,有点儿失去意识,但是我还是强撑着,他们让我冷静,我没冷静下来,继续跟他们厮打。

打着打着,来了个大c级别的,他下手很重,我被打晕过去了,晕过去后他们用冷水把我泼醒之后说:“小子想走是吧,想走的话得给我留点儿什么吧”,我直接说:你要多少钱?”他说:“你当我们这儿是搞不好的,我就搞不好的给你看看,没有个五万八万你别想走!”我说:“手机给我,我打电话筹钱。”他拒绝道:“今天晚了,明天再打。”

晚上他们让我给同寝的人洗脚,我不洗跟他们吵了起来,他们就灌我洗脚水,我一个人使劲骂,他们都是很平静的语气给我说话,到我骂累了就平静了。

 

4月13号他们让我转市场到江西,还让我给家里打电话,说我去江西了,我就知道我走不了,就开始慢慢配合,正常上课。

 

 

到第十天(4月19日)从早上九点二十到九点半之前,给我讲了十来分钟,大概就是给我说心狠不代表心黑,今天你拥善意的谎言欺骗家里人,以后得的是什么,然后给我看第一遍他们写好的文本,然后我说“我是不会用这种方式问我爸妈要钱的!”

 

话还没说完那个人站起来就给了我两个耳光,我还是不配合他们就轮番上来打我,打了半个小时之后见我还是不屈服,就拿了把刀,在我面前挥了几下,最后一下落在我的要害位置,我当时就怕了,说:“我打!”

受不住他们折磨,恐吓,威胁的我被迫给家里打了电话,他们让我趴在被子上这样有点儿喘不过气,装得更真实。我跟爸妈通了几个电话后因为语气上的不配合,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结果,他们就找各种理由,各种借口打我(连我手臂上的纹身就能当做借口打我一顿),被打得实在受不了,我当时不知道什么心情什么想法一头撞在墙上,谁知那群人已经完全失去人性还是继续打我,木板连续打断了好几根,直到背上被打破皮流血,那群禽兽还把小米辣切细加盐一层层的往我背涂,就觉得有团火在我背上烧,还让我吃生的小米辣,喝开水,弄的我嗓子冒烟了一样,那时候已经忘了痛的感觉……

当时承受着生不如死的折磨,我真的不想活了觉得死了是种解脱,顿一下用尽自己最后的力量往玻璃撞,可惜玻璃没有撞破,(后来想起当时为什么玻璃没有破,说好听点是玻璃质量好,说难听了是在撞上去的那一刻胆怯了,所以没有用尽全力撞上去)撞上玻璃后他们一把把我拉回来又一顿暴打,我那时就一个领悟:死都是一种奢求。

钱一直没有到账,他就说:“你爸都不管你,好心狠。”我出口反驳:“我爸对我怎么样,我自己心里清楚。”这话只引发了他们更大的愤怒,下手打的更重,我实在承受不晕了过去。

他们用冷水泼醒我,给我做思想工作,让我继续给家里施压让家里给我打钱,二爸给我打来电话叫我拍张受伤照片给他,我没拍,二爸说:“彭二娃,我已经知道你什么情况了,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我听到这话的时候,心想我能照顾好自己就好,命都不在自己手里了,拿什么照顾自己,因为手机一直不在我手上都是在他们拿着手机开着免提让我听的,他们也不傻听出了二爸言语里已经透露知道我进传销了。

那句给我带来的是更严重的折磨,他们下了重手直接又给我打晕了,晕后一样用冷水泼醒,中间断断续续的挨打,我知道家里肯定已经乱套了,我真怕爸妈把那八万给我打过来了,我就太不孝顺了,又开始各种言语的不配合,换来的都是他们更无情的暴力。

到三爸给我打电话来的时候,我做了极端的心里准备,鼓足了勇气歇斯底里对三爸说:“三爸,你不要管我了,我没救了。”他们直接把电话给我挂了。

这话换来我当天记忆最深的痛苦,他们用木板,巴掌,各种方式打我,往我背上涂辣椒水,让我吃生辣椒,用针扎我背和大腿,把头按水盆里,用脚踹我肚子,直到我第三次晕了过去,冷水泼醒后挨了几耳光。

偏偏三爸还打个电话过来:“二娃你刚刚说啥子呢?我没听清楚。”

我听到这句话真的崩溃了,白挨那么多打了,心情语言无法形容。

到下午的时候他们让我质问我妈:“妈,我是不是你亲生的,你到底管不管我?”我不说就挨打,受不了说了这句话,也是我觉得说的最大逆不道的话,我觉得好对不起爸妈,直到下午四点半以后才没有再挨打。

要钱失败后,我的所有财产,一个iphon5s,一条黄金项链,一个白金戒指总价值六千以上的东西被全部拿走。上线失败又挨了打的我,知道家里肯定乱套了,我必须得想办法逃走,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我开始假意配合,博取他们的信任。

 

 

直到一个月以后5月26日他们终于带我出来透风,我拿出藏在鞋底的两百元打车到了公安局,借警察的手机给我姐打电话才知道她在邵东找我,那一刻我哭了,是激动的泪水……我挨打的时候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亲情可贵,不要轻易相信天上掉馅饼的事,远离传销!

 

编者注:这是“假天狮”传销,非法拘禁,人身伤害,有生命安全隐患,性质恶劣。属于北派传销,投资2800,或是3900,五级三晋制,讲“三商法”“几何倍增学”,自称“网络营销”“人际网络”“直销”。近年来我国发生的几起传销命案多与该组织有关,社会影响极其恶劣。

反传销举报中心,由反传销专家胡燕桥创办,主要作用于认知传销、预防传销、打击传销、传销举报资料受理、北派传销寻人,传销解救,传销揭秘。南派传销的思想控制,如:1040阳光工程、连锁经营(连锁销售)、商务商会资本运作、配合公安机关打击等,全年无假日救助。

您身边的打传防骗卫士关注微信公众号:捉销师
 
办公电话☎027 85369896
反传销总群 463087316
反传销武汉群 272150288
反传销解救①群 211816442


编辑【胡老师】

上一篇:卧底“中绿传销”:投2900赚130万的骗局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