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为什么屡禁不止?

2018-10-04 20:24 来源:网络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提醒毕业生:

1、找工作的时候,企业人事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一定要问清楚企业名及地址信息,并让对方通过短信形式发到你的手机上。

2、拿到企业信息,要先在网上核实下企业名,企业地址等信息,是否和短信一致。有必要的情况下可资询官网上的电话。一般我是通过启信宝查询企业的股东及信用信息,很详细!这一点很重要。要是查不到对应的信息,或者地址不对就要小心了!

3、确定下来要去面试了,去之前一定要告知你身边的亲人朋友,你要去的目的地,要是感觉不对的时候,有条件的情况下给他们发送定位。

4、目前招聘网站很多的黑中介,防不胜防,特别是要提前收费才能入职的(一般是以体检费为由),一定要警惕。说的再好听,再有道理,只要是要收钱的,一律是骗子!你见过哪家企业入职之前就要钱的?即便是体检费,也是正式入职之后才需要的,很多需要自行去体检的。

5、要是在电话中听出可疑的地方,最好不要一个人前去,多叫一个朋友陪你去!一个人形单影只,特别容易被人牵着走。

其实对于传销这个话题我是没什么发言权的,我没接触过,也不懂被人拉到传销组织该怎么办?

说了那么多想告诉大家的还是“预防为主”,对于屡禁不止的问题,我感觉还是留给政府去解决,毕竟政府一直在打击,并且很严厉。倒是政府只能在事情发生之后做处理。个人能做的就是,做好自己的人生规划,不要相信天上会掉馅饼,不要相信一夜能暴富,控制好自己的欲望,才能把传销扼杀在摇篮里。

传销一直屡禁不止的最主要还是有利可图吧。看到过这样一个观点:一边埋怨这个世界这不好那不好,却又在做着破坏这个世界的事情。好的东西需要大家一起去维护,坏的东西需要大家去防患。这一点不能指望政府来解决的,而是要靠每个人去努力的。

说在前面,下文中提到的李文星事件的具体细节请参考:求职少年李文星之死:BOSS直聘陷“招聘骗局”

我经历的传销:大概四五年前,我那会还在上大学,我多年未联系的发小。突然qq弹我:最近怎么样啊?。。。此处省略前戏。。。

“我现在在陕西这边,跟着我们老大混的,一年能赚几十万,你要不要来看看,我介绍我们老大给你认识”

“我现在还在上大学,等我毕业了再去吧”

“你上大学不也是为了赚钱吗?这边有很多一个家族都在这的,一年都赚几百万的,很多人都发财了”

好吧,看在我这位发小那么真诚的份上,我这样回答道“这样吧?你过年肯定要回家的吧,到时候我看看你能不能赚到钱,要是赚到钱了,你给我看看你赚到多少钱,再请我吃顿饭,我肯定跟你去!”

一提到传销,普通人立刻想到洗脑、金字塔模式、拉人头……从广西北海,到合肥滨湖,再到燕郊天津,各类传销骗局屡禁不止并花样翻新,尽管被包装成各种高大上的“国家项目”,但“庞氏骗局”的本质未变,就是一个迷惑性极强的分钱游戏。而刚毕业着急找工作的大学生们,缺少社会经验,或想快速挣钱,往往就成了传销分子的头号目标。

图为2014年10月北京燕郊“传销村”,“上课”黑板上写着大大的“富”字。

2017年5月,23岁的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通过某招聘APP,前往天津静海入职并疑似落入传销骗局,直至有人在一处水坑里发现他的尸体。2014年5月,遭遇极其相似的21岁黑龙江青年伍刚同样命丧天津静海。图为伍刚尸体躺在殡仪馆。

出事8天前,青年伍刚新认识的女网友给他打了三四个电话,说静海一家“三星手机配件厂”在招工……之后伍刚便被传销组织要挟和虐待,在被追赶的恐惧下,他试图过河逃避,却不幸溺亡。图为静海区拘禁伍刚传销院落。

每年百万毕业生找工作的阶段,是传销组织发展的关键期,传销分子会利用部分大学生“眼高手低”的特点制定针对性方案。图为2013年7月,海归大学生孙延宇回国就业,却误入东莞的传销窝点。在试图逃脱传销窝点时,孙延宇惨遭殴打致死。

2013年7月10日,孙延宇家人从老家赶到东莞,哭成一团。“就算是绑票,你也开个价,我倾家荡产也会给你,不用这么丧尽天良……”

2014年7月,西安警方清理辖区传销窝点,抓获参与传销人员418名。传销一家人睡地铺,屋内闷热,气味难闻。这些传销人员大多采取招工、网友会见和旅游观光等方式诱骗外地人员进入传销组织,从事传销活动。此次行动抓获的参与传销的人员中,大学生占到40%左右,年龄最小的仅14岁。

2017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接近800万,就业压力巨大,初出茅庐的他们十分渴望机会,有些也想走捷径。2016年3月,陕西商洛一医院,小雷在翻看和骗他的女网友的聊天记录。据了解,身陷传销的小雷,从5楼跳到对面的3楼楼顶,全身两处骨折,但也让自己逃出了传销窝点。

据亲历者透露,传销分南北,南派重“洗脑”,北派多“暴力”。图为2015年2月15日,在春节期间,北京燕郊的传销组织依然在上课。

熟人“拉新”,许多人会失去警惕或受亲情掣肘,慢慢进入传销集团编织的套路,直至被洗脑成功。2012年6月7日凌晨,浙江金华公安工商统一行动,抓获618名涉嫌传销活动的人员,年轻的女性成员刚从“美梦”中爬起。

传销要人又要钱,只有“拉人头”大家才有钱分,这意味着上当的大学生越多,新被骗的大学生会呈几何级数增长。图为查获的典型“南派传销”网络图,一带三,三带九,九变二十七……

2014年4月,合肥滨湖一杂货店内,执法队员搜查出了涉及传销的酒。有一种酒是天蓝色包装,上面写着“富三代”,注明了“1040”字样。还有一种酒是金黄色包装,上面写着“新事悟”

2017年4月,陕西咸阳,传销女孩小英的听课笔记中写着“一等女人做直销、二等女人做保险、三等女人做教育……”等令人哭笑不得的“励志语”。

尤其是随着互联网普及,传销拉人头开始转战线上,死者李文星接触的虚假信息就来自招聘某求职APP。图为2016年8月合肥打传办人员在查获的手机里发现一款特殊“APP”,里面的内容均为传销资料。传销人员对人民币上的图案进行曲解,以此达到洗脑目的。

上面是目前国内传销现状,下面是本问题正面回答

在李文星死亡事件的新闻评论里,数百名网友在问,既然传销如此猖獗,国家为何不重拳打击?事实上,国家层面打击传销的力度非常大,但效果有限。图为2015年5月31日,贵阳市观山湖警方月31日侦破一特大传销案,抓获A级传销头目26名,捣毁传销窝点10个,遣返传销人员4000余人。

2011年9月,广西来宾警方将19名传销头目从数千公里之外的吉林省长春市,押解到柳州。该团伙已发展1000多名下线,老总们每月初从外地坐飞机到南宁来开庆功会,发放奖金提成。而在这些老总们的笑脸背后,是一个个家庭陷入穷困潦倒的悲苦境地。

传销难以打击的个中原因,除了与流动性、隐蔽性强,也跟地方打击力度不够,甚至变相“包庇”传销活动有关。2013年4月,合肥滨湖打击传销执法过程中遇到激烈抵抗,数百传销分子聚众堵路,与警方对峙3小时,部分传销分子与执法队员发生了激烈冲突。

即便合肥的传销已经如此猖獗,相关部门打击的力度也很大,但传销就是灭不完,合肥也成为我国中部地区的一块“牛皮癣”。

据媒体报道,在传销猖獗的省会城市,传销早就成了一条产业链,把房屋出租、餐饮消费、旅游观光等绑在了一起,打击难度可想而知。图为2016年1月,南京浦口警方调集了500多名警力,分成60个战斗单元,集中对南京桥北地区三个大型小区的300多个传销窝点展开了春节前最大规模的清剿行动,抓获600余名传销人员。

天上不会掉馅饼,勤劳致富才是首选。大学生除了提高警惕,沉着应对,更要切忌眼高手低,避免陷入传销陷阱。图为2012年2月24日,26岁的大四学生王天宇疑被人骗进传销组织,其父母四处寻找。

李文星的遭遇令人唏嘘,如果未遭遇传销,他可能有个不错的未来。中国还有数不清的家庭受传销危害,妻离子散,类似的悲剧可能每天都在上演。

声明:本文来源于“腾讯新闻图话”,如有雷同说明大家都是互相借鉴的。

反传销举报中心,由反传销专家胡燕桥创办,主要作用于认知传销、预防传销、打击传销、传销举报资料受理、北派传销寻人,传销解救,传销揭秘。南派传销的思想控制,如:1040阳光工程、连锁经营(连锁销售)、商务商会资本运作、配合公安机关打击等,全年无假日救助。 办公电话027 85369896

编辑【白贺】

上一篇:做完传销后悔一辈子

下一篇:《禁止传销条例》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