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以“未来集市传销案”看社交电商收拉人头费的危险性

2020-03-24 11:43 来源:社交财经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不久前,相关媒体曝光了一起“未来集市传销案”引起不少网友关注,从曝光的信息显示,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右江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右江区市场监管局)在去年11月2日对位于右江区新兴路某国际大酒店一楼会议厅进行检查,发现潘某娜、梁某等人举行“百色店未来集市2019社交电商新零售线下沙龙财富峰会”培训会,经查明,“未来集市”传销活动分别为VIP店主,优质店主,战略合伙人三个层次。

 

  社交电商模式“惯病”

 

 

  右江区市场监管局认为,潘某娜、梁某参加所谓的“未来集市”交易经营,以推荐他人认购399元大礼包,成为店主为门槛,主要以下线的销售业绩为依据计算并给付上线报酬,且不以销售商品为主要目的,该运作模式符合《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规定的传销行为特征。右江区市监局依据相关法律的规定责令潘某娜、梁某立即停止传销行为,并分别罚款10万元。

 

  事实上,未来集市被质疑涉嫌传销已然不是首次,2019年9月29日,中国裁判网文书显示:未来集市涉嫌传销,13个银行账户被冻结。在接收到衡阳法院的裁定后,未来集市回应违规问题:已整改早期不当宣传,自7月中旬开始,我们积极联系相关政府部门,配合访谈、问询以及部分账户冻结查证等调查行动。希望我们的掌柜家人们不要恐慌,这是政府正常的调查监管流程,是对我们自身的良好鞭策。

 

 

  随后,社交财经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未来集市”,截止2020年3月22日,关于《衡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广州未来集市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其他行政裁定书》点击量已达29829次。

 

  不只是未来集市,在微信等社交平台上,采用“会员制”“拉人头”等类传销经营模式的社交电商不在少数,其合法合规性再一次引起各界的关注。

 

  社交财经注意到,去年5月,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了《2018-2019年中国电子商务法律报告》,“社交电商传销”被列入十大电商法律关键词。尽管此前社交电商云集与花生日记交了“天价罚单”,但是并没有让后来者“知罚而退”,反而纷纷效仿云集等电商模式。

 

  收拉人头费平台引起监管注视

 

  据不完全统计,随着社交电商平台逐渐增多,竞争方式也在发生变化,近年以来,达人店、环球捕手、云集微店、贝店等为代表的分销开店型社交电商平台,凭借微信微商分销渠道快速崛起,不过由于行业“野蛮生长”,导致该行业良莠不齐,不少平台频频遭到涉嫌传销争议与质疑,也因此受到市场监管部门的行政处罚。

 

  社交财经注意到,社交电商的罚单一张又一张地开出,“拉人头”“多级会员”等模式却还是屡禁不止,而这些模式的暴利以及相关法律界定的模糊性让中小电商们“积极地”铤而走险。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分销模式的社交电商平台“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呢?

 

  首先,分销模式巨额利益的诱惑。相对一般的社交电商平台,收拉人头费的多级分销模式更具有潜在的裂变与利益诱惑。以花生日记为例,2017年7月—2019年9月,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花生日记共发展会员2100多万人,形成31530个以运营商为塔尖的金字塔结构,从事分销活动违法所得合计73065766.23元。

 

  其次,违法企业存在侥幸心理。与直销行业不同的是,采用分销模式的社交电商企业尽管开出了“天价罚单”,但是毕竟只是少数,多数采用分销模式的社交电商仍肆无忌惮的运营,加上部分社交电商隐秘性强,监管查处取证困难高等问题出现。

 

  最后,收拉人头费法律规定不明确。尽管2019年初《电子商务法》实施,但是对于电商模式没有明文规定,而实施近15年的《禁止传销条例》对于当下互联网出现的各种传销模式规定仍然不明确,多数违规的社交电商平台仍以各种理由搪塞监管部门的问询与调查,甚至还会出现“恶人先告状”的现象。

 

  对此,相关人士表示,互联网的超强隐蔽性虽然给了某些社交电商们施展套路的机会,但他们终究难以逃过来自监管层的注视,而判断社交电商是否涉嫌传销需要关注三点:是否需要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是否分层级,直接或间接发展下线;是否根据下线获利,上线从直接或间接发展的下线的人员数量或销售业绩中计提报酬或“返佣”,如果一家社交电商平台的经营模式同时涉及以上三点,即可以判断为存在传销违法行为。

 

  此外,当前网络传销犯罪手法翻新,具有很强的迷惑性、诱惑性,但其拉人头、非法牟利的本质不会变。

 

  收拉人头费模式或将集体出局

 

  当下社交电商已是一个万亿规模,涉及数亿人购物消费的大市场,多重因素倒逼行业进行深度改革。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未来集市等社交电商被罚也预示着“收拉人头费”模式将集体出局。良性竞争环境的构建,也将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在社交电商领域里发生。

 

  社交财经注意到,2019年淘宝、苏宁、小米、京东、国美等也开始试探社交电商,不少社交电商已然没了入门费,例如京东推出的“东小店”,省去了入门费,但是仍需拉一定人数的会员才能获得升级。

 

  那么,为什么拉人头、多级会员等手段将逐步退出社交电商市场呢?首先是各地监管部门有针对性监督与管理,社交电商平台也会不断自我反省与调整;其次,微信等社交平台已开始严厉打击扰乱秩序的违规社交电商,存在“拉人头”问题的平台会逐步被清理出局。

 

  此外,不少业内人士对社交财经表示,随着监管政策不断推出与落实,以分销模式为主导的社交电商平台也会逐步退出历史舞台,反而以拼团模式为主的拼多多、生鲜社区、以小红书、宝宝树为代表的社区模式与以爱库存为代表的去库存模式将成为社交电商的主流。

由反传销孤独反传人、众多反传销老师创办,主要作用于认知传销、反洗脑、预防传销、打击传销、传销举报资料受理、北派传销寻人,传销解救,传销揭秘。南派传销的思想控制,违规直销、违规直销举报、违规直销维权等。如:1040阳光工程、连锁经营(连锁销售)、商务商会资本运作、,全年无假日救助。
反传销寻人解救群:530159741
反传规直维权总群:192489722
反传销解救①群 211816442
武汉群  272150288
反传销办公电话:027-85369896
电话微信同步:13307149112胡老师
 
 

编辑【反传销】

上一篇:多特瑞精油因虚假宣传屡遭处罚、警告,“全国董事”人均月入45万

下一篇:广东新顺医药“夸大保健品功效、发布虚假广告”被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