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托邦上亿虚拟币骗局被戳破,他们的损失能追回吗?

2020-11-15 15:06 来源:未知 对此文章感兴趣的有:

云托邦上亿虚拟币骗局被戳破,他们的损失能追回吗

“他们还在狡辩!一派胡言!”

10月12日,庭审现场,听着被告的陈述,作为投资者代表前来旁听的包瑞琪很是激动,“拿着我们的钱请六个律师,我们这些被害人只能一人凑一点钱请一个律师!”

广东云托邦集团自2017年上市开始,借助网络平台抛出“虚拟货币”“万店通联”等概念,标榜“国资委授权”,吸引了大量投资者入局。

云托邦上亿虚拟币骗局被戳破,他们的损失能追回吗?

 

然而,该集团在2018年初集体消失。当年6月,南方日报“起底云托邦”,戳破其人去楼空的事实。不少投资者才反应过来,发现被骗后,开启了艰难追诉之路。

2019年以来,随着谢某、汤某等云托邦主要犯罪嫌疑人归案,包瑞琪等投资者又有了希望。近日,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云托邦案件。谢磊、汤坪以涉嫌集资诈骗罪,罗凌云以涉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与犯罪所得收益罪被检察院提起公诉。

庭审:云托邦法人拒认集资诈骗,自称仅为非法吸储

“我们一开始不是想骗人的。”10月12日庭审中,谢某和汤某强调云托邦公司签署的项目并非虚假项目而是有合同的正规项目,拒认集资诈骗,称其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此外,两人在庭审中反复强调,离国并非出逃,而是在国外做生意。

为云托邦提供“走账银行账户”的罗某云则自称不了解丈夫汤某的所做所为,没有参与“云托邦”的经营,其账户内的巨额财产其以为是公司合法收入,自己已认罪认罚,请求法官酌情处罚并考虑缓刑。

云托邦上亿虚拟币骗局被戳破,他们的损失能追回吗?

 

法庭之上,被告辩护律师称,被告认罪态度良好,主动交代了犯罪事实,请求法院从轻发落。“他们根本没有认罪态度!从案发到现在,公安机关只找到他们的一套房子。”云托邦的投资人包瑞琪向记者介绍,汤某等人拒不交代钱财的去向,“犯罪分子就没想归还受害者的钱!”

云托邦上亿虚拟币骗局被戳破,他们的损失能追回吗?

 

公诉人在庭审中也表明,被告仍未交代财物流向。

庭审结束当天,案件尚未宣判,受害者们情绪激动,纷纷请求法院全面查清此事,让汤某等人归还钱财,得到应有的处罚。

诈骗人员跑路,七旬老人奔波立案

2017年3月22日,广州市云托邦商务有限公司成立,推行“万店通联”APP内兑换名为“云豆”的虚拟货币赢得“高额返利”的模式在全国吸引了大批投资者。

根据云托邦此前宣传,在“万店通联”手机APP缴纳500元会费成为会员后,投资者可在APP平台上进行充值,以1000元人民币起投,充值一次可获得充值数额10倍至20倍的“云豆”,按照1云豆兑换1元人民币的等价,以每天万分之五的比例返现,又可用于APP平台购物。老会员若发展新会员还可获得新会员的入会费以及消费提成。

云托邦上亿虚拟币骗局被戳破,他们的损失能追回吗?

 

“不花钱还能拿返利”,就在投资人炒云豆炒得火热之时,“万店通联”APP于2018年1月突然停止提现,各地投资者陷入恐慌。据投资者介绍,当时,云托邦为安抚投资者,要求客户将未提现的云豆转投由云托邦参股的大同人联网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动物银行”或深圳牛牛汇商城技术服务有限公司的区块链项目,改用云豆购买“动物银行”的动物或者兑换成NBT虚拟货币交易变现。

当年6月,南方日报经调查报道,云托邦公司所在的办公楼早已人去楼空。云托邦及其关联公司的投资者们恍然发觉,自己可能被骗了。

云托邦总部跑路,投资者对动物银行也起了疑心,遂组队前往山西大同打探消息。年过七旬的包瑞琪也参与其中,他从呼伦贝尔坐了25个小时火车到北京,又从北京辗转到大同,另外还有三位投资者分别从吉林和广西赶来。最终投资者们发现,动物银行租用的办公地早已大门紧锁,只留下几张物业催交水费的通知单。

“一伙人到来村里,最后只立了个广告牌。”投资者从大同五里台村委得知,养殖基地拖了大半年并没有建成,更没有饲养动物,动物银行项目工作人员仅在此摆拍了照片和视频。

云托邦上亿虚拟币骗局被戳破,他们的损失能追回吗?

 

一行人立即到当地公安局报案,但因不符合立案条件,大同公安局无法立案。2018年8月3日,包瑞琪写了材料寄到广州市相关部门请求受理云托邦事件。同年9月5日,广州市公安局天河分局正式立案侦查。

立案后,以包瑞琪为代表的投资者多次到广州了解情况,但因为案件错综复杂,警方不便透露更多消息,众人只得知犯罪嫌疑人账户已被查封。

直到2019年10月,谢某、汤某等云托邦主要成员及涉嫌隐瞒犯罪所得的罗某云归案,案件正式提起公诉,投资者们终于觉得看到了希望。

涉案金额过亿,投资者盼早日追回损失

“律师根本就不可能再请了!”包瑞琪称,从目前来看,最终判决还需要一些时间,而受害者拿回钱的日子更是遥遥无期,“三年多了,许多受害人都勒紧裤腰带过日子,请不起律师了!”

公诉人资料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已有413位受害者报案,被害人损失金额经审计约为1.46亿元。但受害者们表示,仍有部分受害者未报案,全部受害人数及涉案金额不止于此。

今年10月,包瑞琪带着60余页的案件材料,从内蒙古呼伦贝尔出发,跨越四千多公里到现场听审,这已是他第六次来广州。从18年11月至今,为追回损失,包瑞琪不停地在广州各个机关部门之间为案情奔走,先后联系了公安局、信访办、检察院等部门,其间还放弃了自己经营的服装店,希望能帮大家追回损失。

自2018年1月“万店通联”APP停止提现以来,全国各地的投资者不断在网络上尝试追回损失。大家利用之前“区域代理”的群聊相互联系,建立微信群搜集证据。得知开庭后,400余名受害者于9月28日联名写了请愿书并按下手印,请求法院惩处除了主犯汤某、谢某外其他参与诈骗的人员,并要求彻底清算受害者人数以及全部涉案金额。

目前,本案受害者仍在焦急地等待法院的判决结果。在中国裁判文书网记载的“万达复利理财”案中,警方历经3个多月,成功摧毁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6人,查处涉案金额600余万元。

有投资人告诉记者,此案的诈骗模式与“云托邦”极为相似,辩护人也称其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而非“集资诈骗”。2017年,该案一审判决认为,两名主要被告犯集资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

北京盈科(广州)律师事务所刑事部主任丁一元向记者分析,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集资诈骗罪往往较难区分,主要区别在于犯罪分子主观上是否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且在此类经济犯罪案件中,受害者损失一般较难追回。

“集资诈骗罪的犯罪嫌疑人往往将资金加以挥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追回部分损失的可能性虽然较大,但追回损失需要的周期长难度大。”丁一元表示,等到案件判决后,法院会按照受害者损失所占比例逐步退回损失,但最终退回时间通常仍需一至两年。

 

【特别声明:部分文字及图片来源于网络,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

文章来源:南方plus


编辑【反传销】

上一篇:山东永春堂公司陷传销漩涡,市场监管部门已立案调查

下一篇:辛巴糖水燕窝事件后续:产品涉嫌使用添加剂代工厂疑似涉刑被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