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QQ群:

   一键加群 ↓↓↓

加入1群

加入2群

加入3群



中国反传销解救①群 272792273

中国反传销解救②群 211816442

中国反传销解救③群 463087316

传销寻人解救总群  418149939

中国反传销解救-天津 436670681

中国反传销解救-燕郊 417279813

中国反传销解救-山西 373746983

中国反传销解救-南京 199831253

中国反传销解救-江苏 387668288

中国反传销解救-浙江 386144169

中国反传销解救-郑州 288722380

中国反传销解救-合肥 108700072

中国反传销解救-福建 172840323

中国反传销解救-江西 30392443

中国反传销解救-南昌 369558317

中国反传销解救-山东 431282511

中国反传销解救-河南 368591869

中国反传销解救-武汉 272150288

中国反传销解救-长沙 423329027

中国反传销解救-广东 424453020

中国反传销解救-广西 299352304

中国反传销解救-湖南 301237474

中国反传销解救-成都 414129812

中国反传销解救-四川

中国反传销解救-贵州 204226530

中国反传销解救-云南 305206860

中国反传销解救-西安 385027642

中国反传销解救-宁夏


新闻详情
【重磅】自称“马云门徒”的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疑卷款私逃
来源:中金网作者:中金网浏览数:10 

 


  (原标题:ICO潮退:自称马云门徒的波场币负责人孙宇晨疑卷款私逃)

  反传销据《中金网》讯:2017年9月29日消息,9月4日,一行三会等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公告将国内ICO定性为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行为,并对各类ICO活动进行叫停,同时明确存量项目须作出清退安排。

  随后的一个月内,国内数字货币市场哀鸿遍野。多位接受采访的业内人士认为,目前国内虚拟货币市场90%以上为“空气货币”,大多数ICO融资行为涉嫌骗局,随着清整进入深水区,以区块链技术为名的圈钱行为将逐个浮出水面。

  日前,记者接到多名投资者的爆料,国内知名ICO项目波场币的负责人并以“马云门徒”自称的孙宇晨,从9月4日七部委下发文件之后,就迅速套现离场,将投资者投资的虚拟货币在中国比特币等交易平台高位卖出,并将现金及剩余数字货币转到个人钱包,疑似卷款潜逃,而且从九月初开始就以考察项目的名义长期滞美不归。

  调查采访中,记者发现孙宇晨的“波场币”所在地中关村互联网中心20层的办公室早就已经人去楼空,呈现一片萧条景象。在记者层层剥茧抽丝后,孙宇晨其人亦将还原。

  孙宇晨:创业狂热者还是创业投机者?

  毫无疑问的是,孙宇晨是一位善于包装自己的“创业网红”。公开信息显示,孙宇晨有着许多令旁人羡煞不已的头衔:北京大学历史系学士,GPA 排名第一,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硕士,锐波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 CEO,中国90后创业者领军人物,世界经济论坛(达沃斯论坛)全球杰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马云创办的湖畔大学首批学员中唯一90后学员等。

  其中,“马云门徒”是使用最频繁的一个标签。这位擅长利用新媒体来宣传自己的创业青年,更是喜欢用直播+拉群的方式,快速增加粉丝量,建立自己的营销渠道。

  投资者李晨(化名)讲述称,孙宇晨曾在直播中讲述自己依靠数字货币发家史。孙宇晨在直播中称,在2013年前后开始投资比特币,并从中挖到人生中的第一桶金。直播中孙宇晨还表示,最近自己有一个烦恼就是,自己钱太多了。但是记者通过整理相关的公开报道发现这个出身普通的家庭连续创业者,除了在国外投资比特币之外,其他几个创业项目也并非十分理想。

  其中,孙宇晨在回国之后的第一个创业项目“锐波”就对外宣称是“中国版Ripple”,并表示拿到了IDG资本合伙人李丰“千万级别”的投资。但记者通过查阅“锐波”项目的运营主体“锐波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不仅没有查到现有股东方中有IDG及其相关公司的名称,更是发现“锐波天下(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早就在2016年3月28日更名为“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也就是说,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已经发生了重大改变,从研发“中国版Ripple”区块链技术,转变成了在线语音聊天社区APP“陪我”。关于IDG资本对“锐波”的投资,记者从接近IDG资本人士了解到,当时主管IDG“90后投资基金”的合伙人李丰是这次投资的主导者,投资规模在100万美金左右。“IDG资本内部对这次投资的分歧很大,李丰是动用了自己合伙人的直投权利,将‘锐波’这个项目‘保’了下来。” 2016年底,随着李丰离开IDG,创建峰瑞资本,IDG资本在“锐波”中色彩逐渐淡去。

  此后,从2016年10月开始,“陪我”迎来了包括新三板投资机构“信中利”在内的3家投资机构,注册资本金从100万元,变更为124.39万元,大约稀释了20%的股权,其中还包括了孙宇晨个人持股平台萍乡德晨欢乐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换句话说,孙宇晨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大约稀释了15%的股份给外部投资人。根据多家知名的VC投资经理给记者的估算发现,目前“陪我”的估值应该在1.8亿-2.4亿左右,几次融资大约募集人民币3000万元。对于用“烧钱”来维系流量的直播平台来说,与花椒、映客动辄十几亿融资规模相比,这几次融资的规模显然不能跟主流的直播平台相抗衡。记者从ASO100查询发现,目前“陪我”在App Store的下载量在社交类软件中的排位大概在230-240名左右。

  眼下最令孙宇晨自豪的便是入选马云创办的创业者培训营“湖畔大学”,而是还是第一期学员中唯一的 90 后。刚一入选,“马云最年轻的门徒”就出现在他的百度百科词条里。在一档视频访谈中,他称自己与马云是“相见恨晚”。“我跟马云一聊,就感觉有很多的共同话题,哎呀,大家一下就感觉关系很铁。”

  一位不愿透露名字的90后创业者把孙宇晨的自我推广方式形容为“滚雪球”。他表示“IDG和信中利资本的投资,被媒体不停的报道,其实都起到为他背书的作用。背书越多,人们也就越愿意关注他、相信他。他就能获得越来越多的资源。”

  有投资机构人士将他形容为“一个成功的创业演员”,并向记者表示“比方说他本来是 100 分,精心包装成 1000 分的样子,只要这个 1000 分的泡沫不戳破,他就可以在市场上找来 1000 分对应的资本和行业地位。一直这样玩儿下去,等泡沫吹得足够大,圈到足够多的钱,再去市场上收购一个真正靠谱的公司,这个资本游戏就算玩儿成了。”

  其实,早在2015年,孙宇晨的北大校友何瑫通过深度观察与采访,在智族GQ撰写了名为《风口上的孙宇晨》深度报道。该报道较为精确地报道了孙宇晨的成长轨迹与创业经过,对于孙宇晨个人成长与创业发展做出完善的总结。

  波场币:技术革新还是圈钱工具?

  2017年,数字货币ICO成为了“创业风口”,创业青年孙宇晨果断开始了新一次“创业”——基于区块链的开源全球数字娱乐协议的数字货币“波场”。

  据中国网报道,8月22日12:00,基于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内容协议——波场TRON在全球最大的区块链资产交易平台之一币安(binance.com)进行了共计5亿波场TRON官方代币波场币(TRX)的抢购活动,53秒内所有份额随即被抢购一空。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孙宇晨早在7-8月间在上海、广东等多地组织大规模的造势宣传与线下路演活动,很多普通老百姓跟风而来。在此期间,孙宇晨更是在各大直播平台采用直播+拉群的方式,组建了几百个微信群对“波场币”进行营销宣传。

  原本顺利进行的路演宣传被突如其来的打乱了计划:8月中旬开始,财新、财经等主流媒体连续对ICO乱象进行报道,提醒投资人谨慎投资,防止被骗;多场与ICO与数字货币相关的行业会议被紧急叫停。特别是8月3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防范各类ICO相关风险》的提示,提及ICO涉嫌诈骗、非法证券、非法集资等行为。

  问到空气中“大棒降落”气息的孙宇晨加快了ICO的脚步。原本定于9月9日进行“波场币”ICO,紧急宣布提前一周于9月2日进行。9月3日,孙宇晨在个人微博里宣布,“波场币”正式完成了ICO。

  对于区块链技术并不了解的普通老百姓,更多的是通过孙宇晨的个人直播、线下路演和官网宣传进行了解投资的。

  波场币ICO在前期的宣传中多次提及,波场TRON由前Ripple大中华区首席代表、马云湖畔大学一期学员、“马云门徒”孙宇晨所创建成立的,其投资人包括比特大陆的CEO吴忌寒,信中利资本董事长汪潮涌,峰瑞资本合伙人李丰,FBG资本合伙人周硕基,量子链创始人帅初,OFO小黄车创始人戴威,Ripple Coinbase投资人,天使投资人薛蛮子等。这些信息是否真实,上述投资人是否对“波场币”项目知情,这些都需要进一步的验证。

  记者发现,在宣传中,波场TRON自称是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的创始会员单位。此前,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曾经就禁止会员单位以此作为宣传的卖点,而记者也没有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会员单位中发现“波场”的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在通过查阅全球最大的数字货币信息网站发现,号称“属于全人类的”波场币,高度集中在某个或某几个手中。动态信息显示,截止2017年9月27日中午12点,超过50%的“波场币”竟然存储在一个钱包中。

  通过查阅官网白皮书,记者又发现三大疑点:第一,按照官网白皮书显示,“波场币”私募销售15%,公开销售(ICO)40%,基金会35%,支持孙宇晨旗下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10%。早该在9月初ICO分发代币时就确定好的持有比例,为何过了一个月仍与白皮书中的宣传计划无法对应? 第二,记者发现,前5大钱包的持有“波场币”的比例高达90.9331%,市面流通的“散户韭菜”的比例仅为9%,流通市值不足4500万元,完全与白皮书分配计划对应不上,。也就是说,“波场币”被某个或某几个庄家高度控盘。第三,通过数字货币ICO发行的方式变相为孙宇晨旗下的陪我欢乐(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是否涉嫌非法集资和非法证券发行。

  上述问题,记者试图联系孙宇晨及其相关人员,但截至记者发稿,始终采访未果。

  清退过后:损失惨重的散户与隐居幕后的创始人

  9月4日七部委联合下发《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中,已将各类ICO活动进行叫停,同时明确存量项目须作出清退安排。

  在此背景下,全球市场亦受波及。据全球虚拟货币统计网站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在《公告》发出的18个小时的时间里,全球虚拟货币总市值蒸发了16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1045亿元),跌幅高达10%。

  集中对ICO代币的整治,是对普通投资人权益的一种保护,也是行业自律、行业健康发展的需要,重拳监管势在必行。

  记者调查发现,在这个ICO项目发行“江湖”里,带项目白皮书、有人给站台、源代码齐全、平台官网还有钱包功能,这一系列完整造假产业链的甚至用不上20万元,前中后端,一条完整的流水线,在集体收割信息高度不对称的散户投资者,在流水线上,散户投资者叫“韭菜”。在前端,掮客负责花几万块钱买“代码”,然后包装项目,并拿走5%的币;中端,他们会找站台者和推手,每个人都可以分1%的币;上线后,庄家隆重登场,把价格推到高点之后,然后迅速出货套现,美其名曰是“市值管理”。

  上述业内人士均表示,其实很多跟风的投资人关注的点根本不是这个项目靠不靠谱,他们关注的焦点是能不能搭上庄家的快车,以此拉高币价。一个ICO项目只需要极低的成本进行启动,然后就开始圈钱,掮客、推手、庄家一同携手,分食“韭菜大餐”。

  截至记者发稿,疑似“波场币”的投资者已经通过贴纸条、挂横幅等一系列的途径试图逼迫孙晨宇出来,然而,孙晨宇一直未曾露面。位于中关村互联网金融中心20楼的“陪我”与“波场币”的联合办公室,大门紧锁,办公室内空无一人。
 
 


在线咨询
 
 
 联系方式
办公座机:027-8536 9896
张老师:18505558169
胡老师:13849195919
李老师:18672395032
彭老师:13720321959